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日元内外交困 澳元跌势如潮_美国nfa

2020/3/7 17:56:12【在线外汇交易平台】41:人次阅读

&美国nfanbsp;   澳洲联储在口头干预澳元汇率方面一直“孜孜不倦”,这也引发其它主要央行的效仿,近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加入到这一队伍中来。黑田周五连续第二日发表鸽派言论,推动美元/日元再刷四个月新高。分析师认为,随着美日货币政策差异进一步拉大,美日债券收益率差创下多月新高,这也利好美元/日元走势。

  黑田暗示日元可进一步走低

  日本央行(BOJ)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周五(11月22日)重申,如果经济风险因素威胁到通胀目标的实现,日本央行已做好在必要时作出政策调整。

  黑田东彦在面对议会下院金融事务委员会发表讲话时称,日本经济正朝着符合经济和通胀目标的方向迈进——经济增速达到央行强预期,同时通胀有望在2015-16财年末时达到2%的水平。

  黑田东彦表示:“在国内需求依旧稳固的同时,外部需求预计将温和增长,”与此同时,经济环境适宜,制造业产出保持增长,个人收入和开支也在上升。

  黑田东彦不认为日元汇价处在异常低位。他并称,日元走弱是对之前的强势进行修正,日元疲软并非反常,也不是泡沫。

  分析师认为,该言论暗示黑田对日元进一步走软持欢迎态度。受黑田言论影响,周五亚市早盘影响,美元/日元延续升势刷4个月高位101.35。

  黑田东彦指出:“日本没有出现资产泡沫,但将继续密切关注资产市场。”

  他补充说,退出量化宽松(QE)的选项包括赎回央行持有的国债、上调市场最低利率,但具体采取何种措施将取决于届时的市场和经济状况,不过现在就具体说明退出QE为时过早。

  日本央行周四宣布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且该决定获得一致通过。日本央行承诺每年以60-7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加基础货币,同时表示如有必要将会调整政策。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Sean Callow表示:“毫无疑问,日本央行的政策立场将导致日元进一步走软。美国利率上扬将使资金流出日元,与此同时,日本央行正全力开动印钞机,未来该行仍将如此。”

  因美日货币政策差异进一步加大,10年期美国国债相对于日本国债的收益率差达到219个基点,为9月12日以来最高,这打击了投资者对日本资产的需求。

  美联储(FED)周三公布的10月会议纪要显示,多位委员认为,经济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已经减退,假如经济数据证明经济强劲复苏,美联储可能决定在未来几次会议中的某一次开始缩减QE规模。

  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oration)全球市场策略师Michael Woolfolk表示:“美联储周三的会议纪要再次打开了12月份缩减政策的大门,因此美元受到一些支撑,另一方面,日本的货币宽松政策距离结束看来遥遥无期。”

  本周迄今,日元兑美元下跌1.1%,为连续第四周下跌,日元兑欧元则下跌0.9%。日元兑美元或将出现2月份以来最长连跌周数。

  日元兑美元今年迄今为止重挫12%,为十国集团(G10)货币中表现最糟糕的货币。

  “货币战”忧虑升温


  除了美联储之外,全球一些主要央行似乎将进一步放宽政策,加之澳洲联储(RBA)、新西兰联储(RBNZ)等央行官员不断口头干预本币汇率,有关新一轮“货币战”的忧虑再度升温。

  澳洲联储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周四讲话称澳洲联储对于干预澳元汇价维持“开放”态度,尽管他对于削弱澳元汇价对经济带来的益处并不确定。

  史蒂文斯在讲话中表示:“对于强势澳元不作为并不意味着澳洲联储将放弃采取干预措施。事实上,澳洲联储对干预澳元汇率仍维持‘开放’的态度。”此前,在今年二月国会作证中,史蒂文斯称在采取措施削弱澳元之前,澳洲联储必须看到澳元汇价被严重高估。

  由于澳大利亚经济并未受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同时中国对矿产的需求兴旺推动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澳元汇率在最近四年内飙升了约50%。澳元汇价的强势影响了该国东南制造企业和旅游企业的发展。包括福特等企业宣称将会停止在澳大利亚的生产,造成国内失业率上升。

  这已经不是史蒂文斯近期第一次采取口头干预澳元汇价,此前他就曾表示试图对强势澳元施压。

  欧洲央行(ECB)本月11月8日意外降息至0.25%的纪录低位,有分析师认为,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旨在打压在会议前已经升至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的欧元涨势。

  而据彭博本周三报导称,欧洲央行决定将银行在央行的隔夜存款利率降至负值区域,将把利率降至-0.1%。欧洲央行目前的存款利率为零。欧洲央行发言人拒绝置评。

  如果该消息属实的话,这将是欧洲央行首次以小于0.25个百分点的规模削减利率。此项决议正由欧洲央行管委会(Governing Council)讨论,但是目前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新西兰联储助理主席John McDermott周五表示,纽元估值过高,他希望纽元下跌。但他还称,在降低纽元汇价方面,实施外汇干预不会有持续影响。

  他在惠灵顿讲话时表示,纽元币值位于历史高位,因为该国当前的贸易条件较高,特别是乳品价格上涨,而且经济表现相对强劲。

  捷克央行本月稍早也表示,为打压捷克克朗汇率,该行已采取了11年来的首次汇市干预行动。

  分析师们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已经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全球通胀水平也已下滑到或将阻碍投资的程度,在这种局面之下,全球各国央行如今正纷纷重拾意在以压低本币汇率来增加本国竞争力的政策工具。此举可能引发全球新一轮巴西财长曼特加(Guido Mantega)所谓的“货币争”,目前距二十国集团(G20)作出的“避免本币竞争性贬值”的承诺只有两个多月。

  管理着大约4.5亿美元外汇资产的加州Merk Investments LLC掌门人Axel Merk本月稍早接受采访时表示:“令本币汇率保持较低水平已成为这些国家的一个关注焦点,美国nfa自今年早些时候以来,德拉基一直在试图通过口头干预来压低欧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