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美国为何一再挥舞"汇率"大棒-格列兹曼离开马竞

2020/2/22 8:33:30【在线外汇交易平台】8:人次阅读

  当前这场持续蔓延了两年多的全球金融危机已接近尾声,有经济学家认为,世界已迈入“后危机时代”。但危机的阴影仍困扰着各国经济的运作,全球经济复苏的基础仍很薄弱,在此亟需全球通力合作以扭转这种局面的关键时刻,此次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美国,却仍念念不忘地对别国挥舞包括汇率在内的金融大棒,试图以此延缓其日渐衰落的金融霸主地位的时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毫不隐讳地宣称,美国的作为旨在“确保21世纪仍然是美国的世纪”。由此不难看出,美国一再对别国挥舞“汇率”大棒的用意!

  在西方世界一片中国人民币币值被“严重低估了”的鼓噪声中,上月初奥巴马也加入到了这一鼓噪中。他在参院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国将在汇率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3月11日奥巴马又在一份为美国进出口银行年会准备的讲话稿中就汇率问题施压,要求中国进一步向“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机制”过渡。他声称:“我们需要重新平衡全球经济。在对外贸易中出现赤字的国家需要更多地储蓄和出口,而对外贸易出现盈余的国家则需要提振消费和国内需求……”

  尤为让人反感的是,不久前,奥巴马在接受彭博新闻社记者采访时竟变本加厉地指责:“中国及其汇率政策正在妨碍全球经济实现必需的重新平衡。我未来一年的目标是让中国人认识到,允许人民币升值格列兹曼离开马竞也符合他们的利益,因为说实话,中国的经济有可能过热。”在奥巴马的这篇“宏论”中,他不仅把全球经济失衡的责任无端地推在中国身上,而且还用极为不逊的口吻向中国下了“让中国人认识到”的“战书”,俨然是一副全球金融霸主的腔调!

  对奥巴马的这番“宏论”,中国总理温家宝人大记者会上予以严正驳斥:我们反对各国之间相互指责,甚至用强制的办法来迫使一国的汇率升值,因为这样做反而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的改革。温家宝明确指出,人民币的币值没有低估。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蔓延期间,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对世界经济复苏起了促进作用。去年,在37个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中,有16个国家对中国的出口是增长的……美国去年出口下降17%,但对中国的出口仅下降0.22%。

  奥巴马在汇率问题上对中国的无端指责,也遭到2008年美国大选期间曾帮他筹集总统竞选经费的华尔街金融大

  鳄索罗斯的驳斥。上月底,索罗斯在接受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近年来在实施经济政策方面一直比美国做得成功;中国通过提高银行业的最低资本金要求,以更好的方式应对了本次金融危机。为此,索罗斯呼吁中国领导人顺势而为,在彻底改造“崩溃的金融体系”、创建新的多边金融秩序中发挥积极作用。

  此次金融危机使这位华尔街的金融大亨领悟到:金融资本在国际上完全自由流动是不稳定的根源,必须受到遏制;全球市场需要全球规则,必须建立新的能服务美国、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多边体系。

  这样的机构将决定如何应对规模庞大而不能破产的金融机构,并且将研究制订管理资本流动的新制度。他强调指出: 正在格列兹曼离开马竞崛起的大国应当参与新秩序的构建以确保其成为新秩序的活跃分子。索罗斯还说,美国盛行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信仰是错误的。这位华尔街的金融权威预言:除非我们未来几个月能停止错误的做法,否则我认为我们有可能重蹈上世纪30年代的覆辙。

  对美国动辄挥舞汇率大棒的惯用手法人们并不陌生。早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与另一超级大国--苏联的冷战较量,使其长年背上了不堪重负的政治压力和经济包袱。从1980年起,美国国内经济出现两种变化,一是对外贸易逆差逐年扩大,到1984年高达1,600亿美元,占当年GNP的3.6%;其次是经常项目赤字达到创历史纪录的1,000亿美元。

  在上述双赤字的阴影下,美国进入了经济严重动荡的1985年。那年日本不仅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而且日本商品--从汽车到家电充斥美国市场,这种状况令美国人发出了“日本将和平占领美国!”的惊呼。面对这一局面,美国的许多大企业主和政要强烈要求当时的里根政府干预外汇市场,以挽救日益萧条的美国经济。于是,在对美贸易中享有巨额顺差的日本,理所当然就成了美国需动用“汇率”大棒予以收拾的国家。

  在美国政府强硬态度的暗示下,1985年9月,美、日、德、法、英五国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达成了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的“广场协议”,决定5国联手有序地使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值,以矫正美元估值过高的局面,从而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有媒体报道,在五国财长会议上,当时的日本财长竹下登表示日本“愿意”协助美国采取入市干预的手段压低美元汇价,甚至说“贬值20%也没有问题”。

  但在协议签署后不久,以美国财政部长贝克为首的美国政府当局和以时任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日德伯格斯藤为代表的专家,仍不断地对美元进行口头干预,表示当时的美元汇率水平仍然偏高,还有下跌空间。言外之意,美元对日元还可继续大幅度下跌。

  可以说“广场协议”揭开了日元急速升值的序幕。1985年9月,日元汇率在1美元兑250日元上下波动,在协议生效后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快速升值到1美元兑200日元附近,升幅20%。1986年底,1美元兑152日元,1987年最高达到1美元兑120日元。为此,有媒体甚至认为,“广场协议”主要是针对日元兑美元汇率的一个“阴谋”。

  但无论是美欧国家政要,还是为西方价值观摇旗呐喊的舆论吹鼓手,要懂得这么一个基本常识: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是其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确保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国策之一。它所体现的是国家主权,也是一个国家的内政。因而,在汇率问题上,一味对别国挥舞指责的大棒,说三道四,无异于干涉别国内政!

  来源:新华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