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FOMC会议前瞻:政策五大关键点,一百万日元

2020/5/16 19:44:38【在线外汇交易平台】38:人次阅读

    北京时间周四(5月1日)凌晨02:00,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公布利率决议并发布政策声明。为了更好揣摩美联储(FED)官员们的想法,我们可以了解一些他们对于一些关键问题的看法。以下是美联储官员们自3月18-19日会议以来的言论,内容涉及QE、利率及通胀等五大大方面。

美联储决议前瞻.gif

    注:*表明为2014年FOMC具有投票权的委员。

  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 (LSAP)

  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FOMC声明强调资产购买计划并非处于一个预先设定的轨道之上-FOMC已经准备好,一旦前景显著改变,则将在必要时调整资产购买步伐。”(4月16日)

  达拉斯联储主席费舍尔(Richard Fisher)*:“我并未看到任何不继续缩减购债规模直至结束购债的理由。”(4月16日)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只要经济继续逐步改善,则缩减购债的进程就可以继续。”(4月15日)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柯薛拉柯塔(Narayana Kocherlakota)*:“我认为,除非未来前景发生重大转变,否则FOMC将在每次会议上做出减少100亿美元资产购买的决定。我无意坚持过去的决定。”

  (注:在3月的政策会议上,除一人外所有官员均支持一项新承诺,即在结束购债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维持利率在近零水准。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柯薛拉柯塔是唯一一个持有不同意见的投票委员。)

  费城联储主席普罗索(Charles Plosser)*:“我认为,我们甚至没有接近过早撤出支持措施。假如我们停止所有资产购买,则利率将处于纪录低位。”(4月8日)

  费舍尔*:“基于目前的缩减力度,美联储的量化宽松(QE)将在10月结束。”(4月4日)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假如通胀再度下滑,美联储将承受很大的压力来采取进一步行动,而若我们不得不采取新的行动,则有一张很明显的牌可以打,即我们可能延迟缩减购债行动。”(4月2日)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若以当前的步伐前景,则资产购买计划将在10月或者12月彻底结束。我支持继续逐步缩减购债规模。”(4月2日)

  耶伦*:“削减QE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将减少经济刺激政策的承诺,美国经济仍需要‘非常规政策’支持一段时间。”(3月31日)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皮纳尔托(Sandra Piano)*:“即使我们正在缩减资产购买规模,我们所购买的量依然非常大... . 这些规模可观的资产将继续令利率承受下行压力。”(3月27日)

  利率

  耶伦*:“FOMC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状况可能需要维持短期利率低于这样一种水平,即委员会视此可能在较长期内来说是正常的。”(4月15日)

  费舍尔*:“美联储在改变基准利率之前尚需一段时间。”(4月16日)

  柯薛拉柯塔*:“我不能向你们保证利率将如何变动。我能说的就是,我完全支持联储采取一切举措来令通胀接近2%。”(4月15日)

  罗森格伦:“我相信,FOMC的前瞻性指引应维持利率在非常低的水准,直至距离达到全面就业和2%通胀目标。该目标的达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前瞻性指引可以明确阐述这个意图。”(4月15日)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加息时间间隔)可能是6个月,也可能是16个月。如果让我来选择,我希望延长保持宽松政策的时间。预计美联储在2016年加息是恰当的时机,但是从现实情况考虑,加息时间可能是在2015年下半年。”(4月9日)

  洛克哈特:“要想看到政策利率上调,至少需要等待明年下半年。”(4月2日)

  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Esther George):“我不知道利率何时应该被上调,我对此并未设定的一个路线图。”(3月28日)

  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William Dudley)*:“市场目前似乎理解了这一点,即使在缩减购债完结之后,政策利率也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在异常低的水准。”(3月27日)

  布拉德:“耶伦有关‘相当长一段时间’是指六个月的的言论,和我见到的民间调查结果一致。并且这和我从金融市场上看到的数据差别也不是很大,所以我认为她在重复这些观点。”(3月21日)

  就业

  耶伦*:“美国经济在向全面就业的目标上正取得“非常有意义的进展”,但仍有一些路要走。但是美国就业市场复苏异常缓慢,表现令人困惑。美联储必须调整货币政策以促进就业市场复苏。”(4月16日)

  费舍尔*:“3月非农报告证实疲软的12月和1月数据遭到了扭曲。”(4月16日)

  柯薛拉柯塔*:“以任何标准来衡量,就业增幅依然较低,预计未来数年仍将如此。就业市场表现本应该更好一些-我们在通胀和就业方面的表现都低于目标水准。”(4月15日)

<一百万日元p>  罗森格伦:“媒体大肆报道的失业率数据低估了问题的严重程度。其他指标表明,即使在当前复苏的阶段,就业市场依然存在严重的问题。”(4月15日)

  埃文斯:“总体来看,证据表明就业市场依然疲弱。在实现就业目标之前仍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4月9日)

  洛克哈特:“尽管我用来观察就业市场状况的‘仪表盘’显示改善的迹象,但从总的方面来看,我们在实现充分就业上的进展依然十分缓慢且不平衡。”(4月2日)

  皮纳尔托*:“6.7%的失业率依然处于相当高的水准。”(3月27日)

  通胀

  耶伦*:“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低通胀似乎是受到暂时性的因素影响,包括最近几个季度能源价格以及核心进口物价的下滑。我们预计通胀将逐步回升至2%。”(4月16日)

  洛克哈特:“我对于通胀的整体看法是,通胀并未下滑,但同样也没有明显的回升。”(4月16日)

  费舍尔*:“我们的通胀率在1%-2%之间,我并未对此感到不安。我是被称为鹰派官员,因此对将通胀推高至美联储2%的长期目标以上的政策,我不会容忍并且也不会投票支持。”(4月16日)

  美联储理事斯坦(Jeremy Stein)*:“从本质上来看,储备金的规模并非是一个引发通胀的担忧因素.。。最终我们可能会看到通胀抬头,因为我们未能在合适的时机加息。”(4月16日)

  罗森格伦:“美国经济依然需要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几乎没有证据表明通胀正朝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逼近。”(4月15日)

  埃文斯:“通胀持续低于目标代价可能非常昂贵,尤其是考虑到债务规模庞大、资源冗余显著且经济增长疲弱。”(4月9日)

  美联储理事塔鲁洛(Daniel Tarullo)*:“我认为,未来数年经济增长引发薪资快速上涨担忧以及通胀预期改变的可能性降低。”(4月9日)

  柯薛拉柯塔:“委员会需要做的更好,美联储在达到通胀和就业目标上都表现不佳。美国通胀太低,可能需要四年时间才能回到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4月8日)

  布拉德:“你可以这样说,尽管通胀已经走低,但在过去9个月中它似乎已经见底了。”(4月7日)

  埃文斯:“总之,高通[微博]胀的风险似乎非常低。事实上,我担忧通胀将不会足够快的回升。”(3月27日)

  皮纳尔托*:“低通胀可能听上去是好消息,但当前来看,这也表明经济并未全速运转。很大的一个风一百万日元险是,持续低企的通胀可能演变成通缩,届时物价水准实际上出现下滑。”(3月27日)

  普罗索:“我希望看见通胀略微出现上升。我认为,我们捍卫通胀目标至关重要,但我也希望通胀能够稍微朝目标靠拢一些。”(3月25日)

  前瞻指引

  耶伦*:“改变前瞻指引并不表明委员会的政策意图已经发生变化,相反的是,这旨在阐明委员会有关经济继续复苏背景下的政策看法。”(4月16日)

  洛克哈特:“我们能否改善前瞻指引?是的,我们可以改善。我并不是呼吁进行重大改变。我只是希望在信息传递方面措辞能够更加优化。”(4月16日)

  柯薛拉柯塔*:“我将此视为沟通方面的重大改变。但我认为在这一方面我们需要做的更好,美联储帮助经济重返复苏,并准备好继续保持宽松立场,即便复苏进程推进。”(4月15日)

  罗森格伦:“理想地来说,前瞻指引应该暂时仍是定性的,但逐渐地它应该基于未来经济数据与我们实现双重目标的进展结合起来。”(4月15日)

  普罗索:“通过改变前瞻指引,我们明确表明政策将取决于未来经济数据的表现。”(4月18日)

  本周FOMC前瞻

  本周的FOMC政策声明不会包含新的经济预估,也不会举行会后记者会。由于美联储官员上月已调整过对低利率的承诺,现在可以钻研长期策略,作为最终加息时的指导方针。市场将密切关注美联储周三发表的声明,找寻何时开始加息的线索。

  近期的数据大致符合美联储的看法,即冬季时的经济放缓情况是因为异常严峻的气候所致。此外,自从美联储1月开始缩减资产买进计划以来,债券收益率下滑且股价走升,市场景况并未威胁到经济动能。相对的稳定经济状况,让美联储可以连续第四个月决定将每月买债规模减少100亿美元。这会将购债规模降至每月450亿美元,让美联储今年稍后结束QE举措的计划达成一半左右。

  美联储3月放弃了将借贷成本维持在低位直到失业率降至6.5%的明确承诺。取而代之的是,美联储称,利率将在今年稍晚结束购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低位。

  尽管外界料该联储将继续削减其大规模购债刺激计划,然而在美联储官员们貌似“一片安详”的平静表面下,却潜藏着重大分歧,如何为今后更加困难的决策做好准备,决策者对此各有想法。

  耶伦及其同僚正在争论,什么样的经济形势下才具备加息的条件,美联储应该在加息之前还是之后开始允许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收缩,以及联储是否应该对某些市场出现资产泡沫的风险作出回应。美联储官员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看法分歧,因此对于最好的加息长期计划也没有共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