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欧债危机蔓延至银行 欧元再跌_微软公司市值

2020/2/14 0:20:36【在线外汇交易平台】2:人次阅读

  对于欧元前景,弗格森教授指出,只有集中的财政才是货币联盟存在的保障。一个没有主权的货币联盟是无法健康生存下去。欧洲当前要做的更关键的决定,是走向主权国家,还是继续维持迟早会分崩离析的联盟。

  “欧元穷途末路。”

  这是新近出版的《新闻周刊》的封面文章。

  “欧元10年前出现时似乎是很好的创意。”封面文章作者哈佛商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NiallFerguson)指出,但“因机制僵化,单一货币并未给欧洲微软公司市值带来和谐,相反却带来了冲突。”

  尽管欧洲央行以买入欧元债券这一实际行动来表明其对欧元的信心,令上周欧元兑美元出现了六周来的首个周涨幅,但在周六西班牙央行出手拯救该国具有146年历史的储蓄银行CajaSur后,看空欧元的情绪再次占据上风。截至昨日(5月25日)发稿,欧元兑美元跌1.44%,报1.2192。

  欧元跌跌不休之势何时是尽头?欧元真的已穷途末路?

  欧债蔓延至银行业

  由于欧洲债务危机不断升级,欧元兑美元已经从去年底的1.4324,贬值到了上周五的1.2570,贬值幅度达到12%,而相应的美元指数则从77.9%上升至85.4%。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Broth-ersHarriman)的分析显示,自4月中旬以来,欧元/美元的年率化跌幅已达63.2%左右,是欧元1999年问世以来遭遇过的最严重下跌情形之一。

  “欧元空头曾盛极一时。”一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但在上周,欧元空头情绪出现短暂缓解。在5月10日欧盟终于无法面对恶化的危机情况,和IMF一起用一张价值7500亿欧元的“支票”暂时稳定了市场。

  同时,作为救助方案的一部分,欧洲央行周一(5月24日)表示,该行和欧元区16个成员国将继续买入欧元区债券。截至上周五(5月21日),已经结算的债券购入规模达到265亿欧元。随着欧洲央行入市干预,欧元上周绝地反弹,上周五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以及欧洲央行的官员们纷纷表态力挺欧元,上周欧元兑美元上涨1.72%。

  但本周欧元反弹势头未能延续。“欧元已经回吐上周来的绝大部分涨幅。”该外资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西班牙央行上周六早间接管了储蓄银行CajaSur,理由为快速增长的不良房地产贷款显著破坏了其偿债能力。但这也令市场担忧欧债危机的风险蔓延至银行业。

  “如果没有健康的金融行业,任何国家都无法实现持续增长。”该外汇交易员表示,“另外,银行能够放大金融系统的风险。银行系统只要出现短时间的收缩,就会产生蔓延的恐慌,市场就会出现普跌。”

  事实上,欧元债务危机早已潜伏在银行业。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微软公司市值BIS)的统计资料,截至2009年底,欧洲银行业对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各类债券的风险敞口达2.29万亿美元。

  “对于欧元未来走势,市场仍在寻找方向,但可以肯定的是,欧元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维持弱势。”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

  “欧元区问题并未完全解决。”而另一中资行外汇交易员则指出,尽管全球经济已经显示出更多复苏迹象,但欧元区债务危机仍将限制经济的进一步增长,欧元债务危机的解决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欧元未来仍将走弱。

  欧元穷途末路?

  “欧元穷途末路(theendoftheeuro)。”新近出版的《新闻周刊》封面文章如此写道。

  作者哈佛商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撰文称,欧洲经济货币联盟(EMU)只对欧洲货币结盟,而对成员国的财政缺乏约束力。比如,欧元区《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成员国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但多数成员国的负债水平早已超出规定。

  欧洲央行被禁止以直接向任何出现巨额赤字的成员国的政府贷款方式来挽救该国,同时,出问题的成员国尚无脱离联盟的机制。弗格森表示,因为机制僵化,单一货币不会给欧洲带来和谐,而是冲突。

  “简单地说,欧元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欧元区有唯一的央行,却没有唯一的财政部。”西南证券宏观研究员邵宇对《每日经济新闻》解释称。

  欧洲央行有着严格的货币纪律,主要是维持较低的通货膨胀,邵宇表示,“因此,在全世界于危机中频繁通过财政扩张与流动性注入保护和刺激经济时,欧元区严格的货币纪律和财政要求极大地削弱了其应对危机的能力。”

  货币政策缺位使得欧元区各国不得不把财政政策当作救命稻草。邵宇表示,为应对金融危机,在无独立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环境下,扩大财政支出便成为大部分欧元区国家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更是一些欧元区边缘经济体的政策推力,其结果就是直接导致2009年欧元区赤字占GDP比重达到历史最高的7%。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多数欧元区国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经超过60%,其中,希腊为115.1%、葡萄牙为76.8%、意大利为115.8%、英国为68.1%、德国为73.2%、法国为77.6%。

  “其中希腊问题最严重,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12.9%,完全超出欧元区坐标系;特别是在使用衍生品交易掩盖债务问题遭曝光后,希腊成为了全球关注焦点。”

  而对于欧元前景,弗格森教授指出,只有集中的财政才是货币联盟存在的保障。“一个没有主权的货币联盟是无法健康生存下去。欧洲当前要做的更关键的决定,是走向主权国家,还是继续维持迟早会分崩离析的联盟。”

  对此,邵宇也表示赞同,他表示,传统的财政手段对欧元区的债务问题已经无能为力了,除非PIIGS的领导者们愿意冒政治风险,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大幅降低居民福利;或者,将《稳定与增长公约》扔到一边,放弃欧元存在的基础,让欧元区分化。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此欧元前景表达相对乐观情绪。农行战略管理部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欧盟和欧洲央行已经意识到“失节事小,饿死事大”,为了挽救欧元,已经突破了此前的界限,甚至德国也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措施,这将有助于打击市场空头,稳定市场信心,逐步走出困境。

  报告称,至于在危机中暴露出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不统一所产生的制度性缺陷,相信欧元区各国会针对此采取积极的修正措施,而像罗杰斯所预言的欧元将在10年内瓦解,实有危言耸听之嫌。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