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美联储被逼至“临界点” 日本英国很纠结|波动性

2020/4/21 19:15:36【在线外汇交易平台】69:人次阅读

  一名留着大胡子学者模样的人快步走上讲台,站定之后,也许为了缓和周围的紧张气氛,他对现场的听众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接着,抖抖手中长达6页的讲稿,开始了他的演讲。这一与好莱坞最新上映的大片《华尔街2》有些雷同的场景真实地出现在了10月17日美国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一次会议上。虽然主角从迈尔克·道格拉斯换成了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但是会议的主题依旧可以叫做《金钱永不眠》。

  当伯南克开始讲话时,会场即刻安静下来,人们在等待着伯南克亲口说出他们已经知道了许久的那件事。“如果没有其他变化,现在看来是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了。”伯南克说。而所谓的进一步行动,全世界都知道就是美联储要加紧“唤醒”钞票来刺激美国的经济增长。在第一次投入1.7万亿美元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短短7个月之后,究竟是什么使得伯南克再一次将赌注押在了这一政策上?

  美联储被逼至“临界点”

  量化宽松,这一术语从设计之初就是一个模糊而又有曲解的名词。所谓量,是指投入货币的总量,所谓宽松,意味着尽管面对低利率,信贷仍然紧张,需要缓解。 “它不同于任何一个常用的货币政策,或者它都不能代表一种货币政策,因为它只是意味着一笔定量的钱。”南伊利诺斯大学爱德华兹维尔分校经济学教授哈尔给出了最简单的解释。

  这一政策最早被人们熟知大约是2001年的日本,那时的日本已经是零利率,但经济仍然处于长期低迷。2002年11月 21日,当时还只是美联储官员的伯南克在一次演讲中给日本开出了量化宽松的药方。“日本正遭受通缩的危险,接近零的利率、一直维持在1%的通胀、持续上升的失业率等正困扰着这个国家的经济,此刻,量化宽松应该很适合他们。”伯南克说。也正是这个演讲为伯南克赢得了“开飞机的本”的绰号。“定量投钱”成为了市场对伯南克在通缩状况下刺激经济手段的大胆猜想。

  GDP、利率、通胀、失业率成为了伯南克实践量化宽松理论的四个重要因素。当这四个因素达到临界值时,量化宽松就会被启动。2009年第一季度GDP-0.6%;0-0.25%的历史最低利率;创25年新高的8.1%的失业率和仅为 0.4%的通胀率等一系列被美国白宫定义为看不到一点正面信息的数据,成为了美联储第一次启动量化宽松政策时的背景。2009年3月19日,在议息会议之后美联储开动了印钞机。此后14天,G20伦敦峰会召开,天量的流动性随之而来。

  历史就是如此的相似。19个月后,美国经济的情况似乎又一次逼近了这个临界点。“美国经济增长的步伐仍然太缓慢,就业市场恢复极其缓慢制约了消费开支,企业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大量投资,目前通胀率太低。”就在伯南克发出行动口号的当天,他也说出了自己行动的原因。11月2日-3日的美联储会议似乎已经成为了按下启动量化宽松按钮的最好时间点,巧合的是,此后8天,G20首尔峰会又将召开。

  逼近临界值的四个因素和天时的不谋而合已经将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推上了发射台,唯一能有所区别的也许就是四个因素的良莠不齐对定量货币的规模将产生影响。目前,美联储最一致的意见是,以每个月1000 亿美元、持续6个月的规模来购买有价证券。但是,目前可供这6000亿流动性奔跑的场地却不大,按照法律,美联储只可购买由联邦政府担保的债权,其中包括国债、两房的抵押担保债券;他们也可以购买短期的市政公债。波动性但如果他们想购买企业债,则必须再次得到国会的许可。

  日本、英国很纠结

  被疲弱的经济状况逼到释放流动性“临界点”的又何止是美国,作为一贯的盟友,日本和英国这次又站在了美国一边。

  10月19日,日本政府在坚持了20个月之后下调了自己的景气报告。将日本经济的状况从“复苏”调至“现阶段处于停滞状态”。对于日本经济增长有重要影响的出口业预期也被波动性由“现阶段增速放缓”改为“现阶段出现走弱”。在率先重启量化宽松政策刚刚一周之后,13日,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暗示,如果经济和金融形势恶化,该行可能会扩大其5万亿日元(约 610亿美元)金融购买计划规模。然而现实留给白川方明的机会却可能有限。日本央行9月的货币供应量M2和M3同比分别增长了2.8%和2.1%,广义流动性同比增长2.1%,呈现流动性泛滥的态势,而受此影响,日本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也逼近7年新低。“美联储一旦启动量化宽松政策,很容易让日本央行陷入两难,继续跟进宽松将面临国家信誉破产的风险,如果停止跟进,日元对美元的急速上升也会将日本经济推向更深的漩涡。”瑞穗证券高级经济学家Naoki Iizuka说。

  比日本央行纠结于是否将量化宽松进行到底更复杂的是,英国央行的货币政策陷入了三方博弈的状况中。加息、扩大量化宽松与维持现有政策不变成为了英国央行争论的焦点。

  20日,英国央行公布的10月会议记录显示,英国货币政策委员会(MPC)以8∶1通过了维持2000亿英镑债券购买规模不变,只有委员普森要求将这一规模扩大至2500亿英镑;MPC还以8:1通过了维持利率不变,委员森泰斯5次要求将基准利率提高至 0.75%。英国央行表示,鉴于委员们对需求前景的看法不一致,央行将借助10月份的通胀报告进行进一步分析。目前英国央行确定的通胀目标为2%,9月英国通胀率为3.1%,连续第7个月高于央行目标。英国首相卡梅伦则更倾向于通过货币政策刺激英国经济。“我是一个财政政策的保守主义者,但又是一个货币政策的激进主义者。”卡梅伦说。

  新兴经济体拧紧“阀门”

  无论发达国家最终如何决策,逼近量化宽松“临界值”的现状还是让市场感觉到了压力。20日,在庞大流动性预期的簇拥下美元指数再次跌至77.06。“量化宽松已经成为了市场的一个魔咒,一旦这个咒语的魔法被施加,美元指数将遭遇更大的波动。”惠誉评级亚太主权信用主管安德鲁·科恩宽说。

  美元的下跌也不断激励着与其相关的所有非美货币的全线上涨,其中最先被复苏曙光照到的新兴经济体成为了“重灾区”。从去年开始,巴西雷亚尔和南非兰特对美元已经上涨了37%和 36%,在亚洲,泰铢和马来西亚林吉特涨幅也达到10%,韩元的涨幅已经超过7.6%,印度卢比一个月的涨幅就接近5%。良好的经济前景和诱人的汇差将新兴市场变成了流动性逐利的战场。美银-美林在调查了283名基金经理(他们共掌握4920亿美元)后发现,他们中的49%都重仓持有新兴市场的股票,这一比重达到2009年以来最高水平,仅仅有3%的人重仓欧洲股票。而几乎所有的被调查者都在减仓美国和日本股票。“热钱”的过分热情让新兴市场如临大敌,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拧紧了热钱进入的“阀门”。

  19日,中国央行在时隔近3年后重启加息工具,将银行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25%。一天前,巴西政府宣布将固定收益证券的外国投资税由4%提高到 6%,这也是巴西政府在14天内再次上调这一税种。泰国政府也宣布将以预扣税的形式对外资投资债券收益按15%收税。在多次出手干预外汇市场之后,韩国央行发布警告称如果外资增长过快,银行将有可能限制外币借贷。印尼政府则强行为外资投资规定了不少于3个月的期限。“资本管控这一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时最被指责的手段,也许成了眼下新兴经济体唯一能自卫的武器。”兴业银行驻伦敦的新兴市场战略分析师Gaelle

  Blanchard说,“但是如果你不能阻止美元走弱,任何抵抗都是暂时的。”

  G20伦敦峰会,面对全球经济复苏的重任,新兴经济体承担了天量流动性的冲击。G20首尔峰会在即,面对又一次的量化宽松,新兴经济体似乎选择了站在自己一边。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