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欧银“变相QE”救世效果存疑_优先股股利

2020/2/13 15:53:59【在线外汇交易平台】50:人次阅读

    欧洲央行周三将向银行业提供史上首次超低利率的三年期融资操作,希望改善信贷紧缩,而其中隐含的套利交易可能会迫使银行业购买欧元区成员国国债,这一变相的量化宽松(QE)备受关注,但许多分析人士对优先股股利其救市效果深表怀疑。
 
    欧洲央行(ECB)将向银行业提供后者所希望获得的任何数量的贷款,银行则需向欧洲央行提供合格的担保品,贷款期限为1134天。据媒体报导,欧洲央行将在北京时间周三18:15左右公布操作结果,并从周四(12月22日)开始提供这批三年期的贷款。
 
    欧洲央行此举目的何在?
 
    欧洲央行希望,这一无限量、超低利率、超长期的贷款将产生一系列的利好影响,包括改善银行业的信誉,缓解信贷紧缩的威胁,而最为重要的是,吸引银行业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欧洲央行希望,银行能够使用此笔资金,实现再融资。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本周表示,2012年第一季度,将有2300亿欧元的银行业债券到期。银行业代表了约80%的欧元区贷款来源,这一融资途径对于信贷供应而言至关重要,他也预计,明年一整年,欧洲银行业恐将经历非常严重的融资限制。
 
    英国央行(BOE)此前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明年,欧元区银行业的再融资规模将比今年高出35%,同时,明年即将到期的银行业债券较今年多出6000亿欧元以上,其中的四分之三都是无担保的债券。
 
    与此同时,对于部分银行而言,欧银三年期融资操作的利率较其在公开市场上获得的利率低3%以上,而银行业可以使用其获得的贷款购买利率水平为5%甚至更高的国债,这中间巨大的套利空间将为银行业创造收入。欧银此举也是在诱惑银行业购买欧元区国家国债。
  
    银行参与数量尚存高度不确定性
 
    据某美商媒体此前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值数据显示,经济学家预计,银行业将向央行提交2500亿欧元的贷款申请,分析师的预测区间介于500-4500亿欧元之间,预测区间如此之大,凸显了市场需求依旧存在高度不确定性。
 
    周二西班牙国债标售结果强劲,得标利率暴跌。分析人士称,这有可能是银行业在为欧洲央行的三年期操作做准备,抢购政府债券,以此作为抵押品,从而获得欧洲央行的贷款。
 
    分析人士称,若贷款需求超过3500亿欧元,可能被视作缓解成员国压力的优先股股利积极信号,并成为化解货币市场冰封的潜在催化剂。
 
    同时,华尔街大行也对此次融资操作的规模做出了预测。花旗集团(Citigroup)预计银行业贷款需求将为4000-5000亿欧元;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预计规模可能仅为1000亿欧元;巴克莱资本(Barclay Capital)预计规模或为2500-3000亿欧元;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认为规模可能高达5500亿欧元;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Unicredit)预测的规模将为3000-3300亿欧元。
 
    一位交易员表示:“我们将等待银行业的需求结果,若数量较大,对于货币市场而言将是一个好消息,而若需求不振,这一操作将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超长期融资操作长期效果遭普遍质疑
 
    然而,银行业需求结果尚未公布,市场对这一操作有效性的怀疑已经不绝于耳。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银行业能否如欧银希望的一般使用贷款资金购买欧元区国家国债存在不确定性,银行业更有可能使用此笔资金来改善自身的资金状况。
 
    分析人士并称,即使重现两年前的套利交易,也只能在短期内缓和市场以及负债国的压力。
 
    荷兰国际集团(ING Group)经济学家Carsten Brzeski表示:“好消息是,银行业未来三年都不再需要担心流动性问题。然而,资金会否如欧洲央行所愿一般流入实体经济仍有待观察。许多银行业仍旧需要增资,从而在2012年中以前满足巴塞尔协议III。”
 
    大和证券(Daiwa Securities)经济学家、前欧洲央行经济学家Tobias Blattner表示:“坦率地说,认为银行业将使用从欧洲央行处获得贷款来购买主权债券是痴心妄想。”
 
    他表示,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银行业会购买本国的国债,但德国和法国的银行业肯定不会。这些银行不希望失去投资者的信任,它们的投资者希望其降低对欧元区外围国家债券的风险敞口。
   
    这一观点得到了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首席执行官Federico Ghizzoni的认同。他此前表示,使用欧洲央行的贷款来购买政府债券“是不合逻辑的”。联合信贷银行是传统意义上意大利国债的最大购买方,其账面上拥有近500亿欧元的债券。
 
    巴克莱分析师Laurent Fransolet认为,欧银的长期再融资操作是否意味着欧元区危机“彻底转向”目前还不明确。政府明年还需要巨额融资,欧元区政府的AAA评级依然受到威胁,依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