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美信用降级撼动全球金融稳定 美元独大时代将结束-风物长宜放眼望

2020/3/21 17:26:49【在线外汇交易平台】116:人次阅读

  首度跌出AAA信用等级阵营,信用水平低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美元“独大”时代濒临结束

  美国当地时间8月5日,继大公国际之后,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从AAA评级下调至AA+,同时决定把美国信用前景维持在“负面”。“最安全国债”此番首次被国际权威评级机构调降,意味着美国目前长期国债信用水平低于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等其他发达国家。标准普尔的高层管理人员说,这个评级甚至低于列支敦士登,与比利时和新西兰相同。南方绿色发展研究院观察人士认为,美主权信用的降级,意味着全球金融体系中最稳定的一块基石被撼动,美元“一支独大”的国际金融秩序时代行将结束。

  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2日签署了提高美国国债规模上限和削减赤字法案。法案中规定,打算今后10年削减2.1万亿美元联邦财政赤字。标普推断,要巩固美国财政状况同期至少需要削减4万亿美元赤字。可见短期债务的一致和解并不能掩盖长期堪忧的债务水平。

  美公共债务信用降级只是开始

  早在今年4月18日,标准普尔把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前景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其后维持主权信用评级不变但仅维持了半个月。风物长宜放眼望

  针对标普的降级声明,奥巴马政府随即反击这家国际主要评级机构的判断依据有严重错误,缺乏“可信度”。称标普以需要降级为主要内容的分析报告存在严重错误,所列数据与实际情况有“2万亿美元”出入。

  不过,尽管美国财政部指出“差错”,标普依然拒绝暂缓发布降级决定。

  《华尔街日报》昨日发表评论称,包括穆迪在内的其他国际评级机构并不认可标普的评级,事实上对美国在债务违约前达成协议,穆迪和惠誉都给美元信用维持了3A等级。同时《华尔街日报》表示:“这个信号说明了一个关键问题:美国已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3A等级国家,这也暗示着因美国经济衰退因素牵涉的国家正面临风险。”

  有分析人士担忧,美元汇率如果大跌,可能导致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给其他经济体造成较大输入性通胀压力。美债重挫市场信心的不良传导让欧洲国家深受其扰。意大利国债最近不断受到攻击,银行股遭抛售,意总理贝卢斯科尼指责道,“是美国旷日持久的债务谈判损害了市场信心。”

  除了对全球经济体的影响,美国国内也被“降级”的负面情绪所左右。业内专家表示,主权信用遭降级可能推高美国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借贷成本。随着美国国债利率将微幅上升,所有联邦政府担保债务的成本也将上升,其中包括房利美与房地美的债务。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大通说,信用降级将使美国的借贷成本每年增加1000亿美元。此外,美元在短线上也将受到冲击。伴随着第三轮量化宽松的预期不断增强,美元走势必将受到一定的压力。

  另有分析认为,降级和经济放缓等多重不利因素叠加在一起,也会让美国本来低迷的就业市场雪上加霜。美国劳工部8月5日公布,今年7月份美国非农业部门失业率小幅下滑,新增就业岗位也比上月有所上升。但在华尔街日报7月中旬的电话民调中,过半美国民众依旧对就业市场前景不看好。

  中国暂不可能大规模抛售美债

  据美国银行的研究,1945年,外国人仅持有1%的美国国债;如今,外国人持有创纪录高的46%的美国国债。外国人持有如此高额的美债比例意味着如果他们对美国债务信用失去信心,将对美国经济造成无法估量的打击。

  而近来全球股市波荡,已经因美债务危机反映强烈,风险偏好也愈发明显。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4日纽约股市大跌之日一度下探至2.33%,创下自2010年10月初以来的新低。

  “资金抽离美债的趋势未来可能会更加明显。”有分析人士称,全球多数养老基金、部分共同基金和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掌握的 资 金 在 投 资 中 有 严 格 的“AAA”限制,即仅可以投资具有AAA评级的资产。美债原本是这些机构持有的最大资产,这次下调或将导致美债遭到一定程度的抛售。

  “这个结果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但外国投资者实际上不会开始迅速抛售美国国债”。美国富国银行货币策略分析师瓦西里·谢雷布里亚科夫认为,就体量和流动性而言,市场上目前还是缺乏可以替代美国国债的选项。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已超过3.2万亿美元,其中约有2/3以美元资产形式持有,并且大部分是美国国债。美国长期债务评级下降,将使我国外汇储备面临巨大的缩水风险。

  那么中国是否也将加入全球“抛售美债”的大潮?针对此,中山大学国际商务系主任王曦表示,综合各国货币政策的表现,中国暂时不会出现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的现象。“因为长期来看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王曦指出,抛售美债的苗头实际上不是今天才冒出来,很多持有大额美债的储备国早就着手降低美元的比重了。美元未来降级的可能性不大。在没有找到更好风物长宜放眼望的国际货币体系替代前,修修补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中国对美元的外汇储备中,贸易储备占了60%,可见中美经贸是彼此套牢的关系。

  同时王曦说,“但是我们减少美元储备的步伐显然是慢了。因为目前来看中国的注意力相对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而言,还是集中于国内的通货膨胀、中国的汇率政策和制度。”

  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呼之欲出

  对于美元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不稳定,有经济学家呼吁,是终止美元霸权挟持全球,“一支独大”的时候了。

  “一旦美国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债务危机问题,在‘美元霸权’的格局下,美国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特权,通过进一步掠夺其他国家的财富来解决国内债务危机问题。”王曦举例,美国可以通过美元贬值来缓解恶劣的经济状况,也可以通过“货币互换”等方式直接创造支付力。

  资料表明,1985年美国以“联合干预外汇市场”的名义,让美元对日元、法郎、马克、英镑大幅贬值,以及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与欧洲和瑞士央行的大规模货币互换。可见,以买家国际货币体系出现的美元“一支独大”的格局,本身就问题重重,而这些问题到现在都一直没有解决。

  今年2月10日,为了增强全球货币系统的稳定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出提议,在全球经济失衡卷土重来的今天,建议将人民币等新兴国家货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联合国贸发会议秘书长素帕猜近些年也一直呼吁尽快建立亚洲货币基金。不过实际进程的落实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尝试的过程充满险阻和不确定因素。

  除此之外,有专家建议,仅以金融市场作为投资领域不足以规避风险,我国应积极采取多种鼓励政策促进民间创设私募股权国际投资基金,实现国家外汇储备化整为零、化官方为民间的资本输出战略,实现国家海外资产的保值增值。

  南方日报记者 谢梦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