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在线外汇交易平台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税改终极考验来袭!黄金、美元谁能笑到最后?_晚间

2020/3/26 10:20:57【在线外汇交易平台】100:人次阅读

  美国国会众院将于周二(12月19日)对最终版本的税改案进行表决,若顺利过关参院也将在此后跟进,令“税改”在圣诞节前落地几乎已经没有悬念。这一预期曾在上周末之前带动美元大幅反弹。但眼下,市场却对美国财政政策的未来走向更加担心,觉得减税所带来的1.5万亿美元额外财政赤字可能成为美国经济在未来的不堪承受之重。这样的情绪直接带动了美元指数不涨反跌。

 黄金与美元将迎终极考验

  周一美国共和党助手表示,美国众议院预计晚间将在美东时间周二下午1:30(北京时间周三凌晨2:30)就最终版本税改议案进行投票,参议院的投票预计周二晚或周三举行。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字之前,众议院和参议院必须投票通过最终版本税改议案。

  此前两名尚未表态的共和党参议员Susan Collins与Mike Lee周一均同意支持总统特朗普力推的税改案。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因病接受治疗,可能缺席投票,因此共和党要通过最终版本的税改法案,不确定性略有上升。

  有分析认为,就算税改如预期通过,对美元的提振作用也比较有限,而如果没有通过,这一年度“黑天鹅”将对美元构成极大的利空。
  美国为何在这个时候推行税改?

  在全球经济低增长的格局下(IMF预计今明两年的GDP增长为3.6%和3.7%)。大国间的博弈变得更接近零和(Zero sum game),美国税改启动,无疑已磨刀霍霍,指向世界各地。

  世界银行与普华永道晚间会计师事务所上月发布了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的报告,统计190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税费负担,中国总税率为68%,远高于平均的40.6%,位列世界第12.

  总税率较中国还要高的国家大都来自非洲和南美的第三世界国家。如非洲的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总税率216.5%)和南美的巴西(总税率68.4%)等。

  主要发达国家总税率明显低于中国。德国、美国和英国的总税率分为为48.9%,、44%和30.9%。同为金砖国家总的印度和俄罗斯分别只有60.6%和47.4%。

  总税率指企业所需缴纳税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包含利润税、劳动力税和其他税收等。这解释了美国35%(税改前)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明显高于中国的25%,但中国企业却要缴交美国企业所没有的其他税费,包括17%的增值税和社会保障的五险一金等等。难怪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16年计划美国设厂时慨叹,中国的税负比美国高很多。

  注意,这是美国减税前的状况,当税改实施后,以简单数学计算,平均利得税由28.1%降至16.1%,总税率则降至只有31.9%。不但低于中国的一半,更进一步接近欧洲一众避税天堂国家,如冰岛(总税率30.1%)和爱尔兰(总税率26%)。

  在过去的20年,许多跨国企业积极把业务迁往发展中国家,一是因为廉价劳动力的存在,另一原因是各国为吸引资金设立的低税率。而今一些新兴国家的劳动力的优势已不再,即使存在,许多工序也渐使用自动化机械取代人力。

  若税率优势也消失甚至成为劣势,可以预计,这些企业把资金和业务整体班师回国之期不远矣。

 美国税改撞上关门危机

  在大费周章好几个月之后,经过国会共和党各位领袖的一再劝说,此前仍对税改案持有异议的弗罗里达州参议院卢比奥和田纳西州参议院科克终于在上周回心转意,宣布将在此后最终对:税改案“投赞成票。这一立场的改变在上周五盘末并未推动美元冲上94关口。而周一,另一位此前对税改持有异议的参议院柯林斯也承诺将对税改投支持票,令税改过关的几率进一步大增。

  而在此期间,唯一的一点横生枝节便是,此前一直与特朗普不和的参院共和党元老麦凯恩在周末宣布,由于他刚刚因患脑部肿瘤接受了化疗治疗,身体抱恙,近期将提前返回气候温暖的家乡亚利桑那州休养,因而将不参加本周的参院税改表决投票。不过,鉴于共和党方面已经说服了其他党内议员,因而将能够确保足够票数通过税改案,因此,麦凯恩是否出席对于表决结果已无大影响。

  而相比起仅需半数票数就可以通过的税改案,市场更担心的状况却是在本周五两周“续命期”再度到点之后,美国联邦政府还是否能再度摆脱关门停摆的厄运,让大家至少能过个好年。鉴于通过预算案需要在参院得到60票以上的绝对多数票数,这就需要来自反对党的配合,而从之前民主党方面已经对税改表示出的一致抵制立场来看,要在近期内通过长期性预算案难度有如登天。大家充其量也只能争取治标不治本地把临时拨款法案再延续一小段时间,如此反复上演的财政闹剧,已经足以令市场投资者仍对看多美元的交易退避三舍。

 2018年特朗普继续“四面楚歌”

  特朗普当局的当前的财政政策思路,则也是与“开源节流”的财政保守主义思路相背道而驰,这未免令市场更加担忧。在2017年内按计划完成减税立法,从而减少财政收入之后,特朗普在2018年初要干的另一件大事便是推动基建领域的投资,来改变美国的铁路、机场、道路和电力系统以及外人留下的“破破烂烂”的印象,从而真正实现“让美国重新强大”的目标。

  但修缮基建需要钱,这是人尽皆知的道路,偏偏这却和联邦政府减税相重叠,令大家对于美国的财政状况的可持续进一步打上了问号。况且,周一当天,美国还发布了国防白皮书,内容明显偏向鹰派,暗示美军还将在全球范围内四处出击,这和特朗普竞选时所承诺的收缩海外军事部署状况大相径庭,并且也意味着更多的支出将难以避免。如果不靠税收获得短期内的必要的收入,那么美国政府就只能靠发债为生了。投资者对此的先知先觉已经令美债收益率在近日出现了显著的上升。

  而民调显示,除了少数企业主和特朗普的热心拥趸之外,大多数的美国普通民众都对税改持不支持或者漠视的态度,专家则更是担心由此产生的1.5万亿额外财政赤字将需要美国财政部进一步强力发债才能消化,因此,美债价格在税改预期下出现暴跌,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这可能足以打乱美联储之后的紧缩计划:如果美债收益率上升速度超过预期,那么美联储在继续抛出所持债券进行“缩表”的时候就将投鼠忌器,甚至一旦债市面临崩盘,就还必须重新效仿此前的欧洲央行来重启购债救市。从这一点上的来看,投资者完全有理由对美元中长期走势前景不予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