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欧债困局将成就美债阳谋 ,www hexun com

2020/7/28 21:44:19【】39:人次阅读

  欧债局势恶化拖累了欧元,避险情绪却把前期连续下跌至历史低点的美元拉了回来。有分析认为,美国有意借欧债危机打压欧元,笔者认为,美国对于欧债危机最重要的“阳谋”是为了力保美债市场继续成为避险天堂,从而减少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成本,巩固经济复苏进程。

  最近,欧洲主权债务的严峻局势仍悬而未决,希腊债务是最终走向重组还是欧盟、IMF、欧洲央行三方援助方案最终化解违约风险,依然存在相当大的变数。反对派对减赤增税等财政重整措施的强力抵制也加大了债务问题恶化的可能,执政的西班牙社会党就因民众不满高达20%的失业率和其财政紧缩政策而在地方选举中惨遭失利。同时,评级机构的降级风暴也推波助澜,甚至连比利时、意大利这样的欧元区非边缘国家的主权评级展望也遭下调。

  值得注意的是,欧债局势恶化拖累了欧元,避险情绪却把前期连续下跌至历史低点的美元拉了回来,一度使美元指数反弹至76上方。对此,有分析认为,美国有意借欧债危机打压欧元,甚至希望欧元区解体以彻底打击欧元信用和国际市场对欧元的信心。笔者认为,一方面,美国并不希望欧债形势恶化,希腊国家破产的风险量级远超雷曼兄弟倒闭事件,足以引发更大的全球债务危机;另一方面,美国的核心金融利益在于美债市场,美国对于欧债危机最重要的考量或者说“阳谋”是为了力保美债市场避险天堂的光环不失,使之成为欧债危机的最大受益者,从而减少维持宽松政策的成本,巩固经济复苏进程。

 

  欧债危机殃及美国实体经济

 

  美国近期就业市场和制造业下滑迹象明显,房地产市场更是难以摆脱二次衰退的颓势。5月份,失业率已回升至9.1%这一年内高点,非农就业人口增幅远低于预期,ISM制造业PMI也跌至53.5,创下20个月的新低。同时,4月份新屋开工大幅降低10.6%,S&P/Case-Shiller房价指数一季度环比跌幅由去年第四季度的3.6%进一步扩大至4.2%,全国范围内房价已跌至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目前,190万套止赎房的影子库存对房价仍是一个长期的冲击,困扰着房地产市场的复苏。

  这种情况下,欧债“城门失火”又殃及美国正在复苏的出口领域,使美国经济二次探底的风险增加。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一方面力压中国、德国等出口型经济体缩减贸易顺差,另一方面自己加大出口,以实现所谓经济再平衡。受制于债务危机,欧元区经济欲振乏力,美国来自欧元区主要贸易伙伴的外需减弱不可避免。欧元疲弱带来美元被动升值更不是华盛顿乐于见到的结果。前不久的G8峰会上,美国官员最关切的是欧债局势恶化导致美元对欧元走势短期内剧烈波动,从而给美国出口部门带来不利影响。

 

  欧债困局将令热钱回流美债

 

  标准普尔和穆迪近期都对美国主权债务评级发出警告,如果美国白宫和国会在提高债务上限上无法达成最终协议,将考虑下调美国的Aaa级最高债信评级。在评级机构看来,无论是共和党的削减开支还是民主党的增税,这些能实质性降低美国赤字水平的措施,前提都是提高债务上限。欧债危机的升级提升了美国国家信用的风险,毕竟美国主权债务违约的后果谁都无法承受,这终会使民主共和两党达成一致,破解财政僵局。美国天量公共债务规模继续扩张,最终的途径只有两个:或者其他经济体继续为其埋单,或者通过印钞将赤字货币化。

  欧www hexun com债局势也使美国国债主要债权人没有更好的选择。美国财政部最新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美国国债仍被各国净买入。3月份和2月份相比,除中国出于外储多元化的考虑,减持美债92亿美元外,另外两大债权人日www hexun com本和英国分别增持176亿美元和297亿美元,同时,各国持有美债总额也增加了49亿美元,至44792亿美元。日本虽然灾后重建急需巨额资金,但并未如外界一些分析那样抛售外储,反而逆势增持。在欧债危机有所蔓延的情势下,各国减小对欧债的风险敞口只能选择美债这个相对的安全港。

 

  美联储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笔者认为,复苏遇阻,经济出现下行的风险使美联储不会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欧债危机利好美债,使得美联储6月底QE2到期后不必再推QE3也能达到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

  由于两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由2007年12月的8700亿美元膨胀至目前的2.792万亿美元,如果启动QE3,继续扩张资产负债规模,美联储不得不考虑其成本和代价,即未来通过公开市场出售这些天量债券时,量化紧缩所引发的市场动荡和对经济的冲击。

  美联储宽松政策需要维系两个超低利率,一是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0.25%的水平,二是长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极低区间。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即6000亿美元长期资产购买计划,主要意图就是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通过风险资产上涨的财富效应达到刺激消费的效果。

  而今,股市上涨的效果已达到,美国三大股指2010年以来的涨幅远高于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过剩的美元流动性也推动大宗商品飙升,但过剩产能的存在使美国的通胀仍处于可控的程度,如果继续施以QE3,大宗商品继续上涨可能使通胀风险变得难以控制。

  当前,美国失业率回升,房价跌势不止,将长期国债收益率和以其为基准的住房抵押贷款利率维持在极低的水平,减小家庭的房产再融资成本,确保对消费和整个经济的刺激力度,显得尤为重要。

  市场对欧债问题的恐慌情绪并未因欧盟、欧州央行和IMF对希腊的救助计划的新内容而消除——希腊5年期主权债务CDS费率和希腊/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最近分别创下1440基点和1349基点的新高。希腊债务问题乃至整个欧债危机趋向长期化,并有引爆全球系统性风险的可能,加之今年以来各种突发灾害和发生地缘政治事件的频率超过以往,都使避险资金大量回流美债。进入6月,美债走势更为强劲,其中,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降至3%这一半年来的低点。这样一来,美联储无须新的资产购买计划,也能达到维持超低国债收益率的效果,避免了QE3可能引发的通胀上升和今后退出成本过高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