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揭秘欧元拯救行动+ben bernanke

2020/5/27 21:48:13【】62:人次阅读

  美国《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在雷曼兄弟破产两个月后,欧盟领导人曾建立了一个秘密的特别委员会--号称“不存在的委员会”。

  它的任务是:出台计划阻止欧元区成员国主权债务违约。

  但在一年后希腊陷入债务危机之际,小组秘密会议却未能达成一致。特别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化解分歧,但在是否应该出手救援乃至出手之后应如何行动等问题上,他们从未找到答案。

  凌晨或者半夜摸黑开会

  其实早在2008年10月,欧元区政府债务危机就开始困扰着欧盟决策者。作为欧盟成员却不使用欧元的匈牙利发现,该国很难向战战兢兢的投资者出售政府债券。为了支持匈牙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迅速承诺200亿欧元的紧急贷款。

  不过事实很快证明,欧元区很难拯救自己的成员国。欧盟条约说得很清楚:援助匈牙利的方式对欧元区成员国并不适用。对于大多数欧盟官员来说,他们也都不愿意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因为他们觉得,IMF贷款是用来救济贫穷的前共产主义国家的,而不是用在发达的欧元区成员国身上。

  2009年3月,法国财政部官员米斯卡(Xavier Musca)正准备辞去经济和财政委员会主席一职。在向继任者、奥地利人维塞尔(Thomas Wieser)介绍情况后,他补充道:“顺便说一句,有一个不存在的委员会。”

  特别委员会自从2008年11月起就开始秘密会晤,讨论主题是:如果一个欧元区国家遭遇匈牙利式的危机,情况会有多糟?与会者被限定为高级决策者--通常仅低于部长级--来自法国、德国、欧洲委员会、欧洲央行和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的办公室。

  欧盟很多时候会在布鲁塞尔和卢森堡召开理事会乃至峰会,与此同时,秘密小组的会晤地点可能就在附近。他们通常选择早上6点或者深夜开会。与会者在黑暗中共事着,因为他们害怕哪怕走漏一点风声,就会引发金ben bernanke融市场上疯狂的投机。

  德法两国谈不拢

  最有可能爆发危机的国家是显而易见的:葡萄牙、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这四个国家因其首字母排列被债券交易商揶揄为“欧猪四国”(PIGS)。

  危机迅速深化了德法两国的分歧。德国人认为应遵守欧元区的游戏规则,禁止向肆意借贷的国家提供援助;法国人则认为,各国政府应有更大自由在他们认为必要时相互支持。

  特别小组的争论还延续到欧盟机构是否应当启动援助计划。在融资和放贷方面居于核心地位的欧洲委员会发现,法国有着和自己类似的观点。而德国,由于惧怕权力更迭,非常抵触把钱交到欧盟手上。

  德国财政部担心,欧洲委员会试图通过欧盟债券集中欧洲的借款。此先例一开,就意味着作为欧洲最大的债权人,德国将不得不补贴其他国家。因此,德国坚持,任何援助必须通过单一欧元区成员国提供给需要的国家,这样一来,最有钱的德国就能控制借贷过程,并迫使欠债者进行自我改革。

  萨科齐VS默克尔

  有意思的是,两位有能力决定欧元命运的重量级人物,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打算,而且如果一着不慎,可能陷其政治生命于万劫不复。

  因其国内经济改革不畅,法国总统萨科齐面临了支持度下降的问题。在希腊危机浮上台面后,萨科齐将之视为证明自己领导能力并挽救支持率的良机。

  而对于以严谨自律著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说,此次危机是其政治生涯面临的最大考验。她担心如果拿德国纳税人的钱ben bernanke去冒险,可能会面临选民和议员的强烈反弹。正因为如此,尽管受到来自萨科齐的巨大压力,她还是激烈反对提供快速救援。

  因此,当高调的萨科齐在摄影师的簇拥下步入某次公开会议时,默克尔却冷冰冰地命令他们出去。“我不会让你们拍到的。”她警告说,我不会扮演“顽固的老太婆”。

  大祸临头之际妥协

  根据《华尔街日报》走访多位欧盟官员得出的调查结果显示,欧盟内部的严重分歧令特别委员会一筹莫展,欧元区的分崩离析似乎就在眼前。知情人士曾透露,就在今年5月德法两国同意救助计划的前几个小时,法国女财长拉加德曾对她的代表团说,欧元区已在崩溃边缘。

  欧元区崩溃的后果不言而喻:主权债务违约将在全球范围内引起新一轮的金融危机,这将带来比雷曼兄弟倒闭更可怕的后果。

  思想上的分歧阻挠了欧元区寻求自救的努力。严谨的北欧和散漫的南欧、德国和法国、各国政府和欧盟之间都存在着巨大的分歧,这些因素令欧元区无法及时对危机作出反应。也只有在大祸临头之际,也就是欧元区崩溃前夕,各国领导人才暂时搁置了分歧,从而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妥协。

  今年5月,欧盟终于出台了7500亿欧元希腊救助计划,它暂时平息了恐慌,却并未扼杀危机:不可控的借贷仍然构成巨大威胁,这在希腊和爱尔兰尤其明显。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