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全球市场陷入土耳其动荡漩涡!这场危机将何去何从?,外汇评论

2020/2/13 7:00:42【】5:人次阅读

外汇评论  土耳其里拉再次重挫,并波及脆弱的新兴市场,美欧股市也遭遇打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发表的挑衅性言论以及该国央行采取的措施,未能缓解投资者对该国金融危局的担忧。

  里拉周一收盘跌6.6%,至1美元兑6.88里拉,当日亚洲市场前市跌幅一度达10%。土耳其的债市和股市也受到了里拉大跌的拖累。今年以来里拉已下跌逾40%,主要受市场对土耳其政治和经济稳定性及其与美国之间持续贸易争端的担忧冲击。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

  埃尔多安在安卡拉的一个会议上表示:“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立场,土耳其不会允许美国夺走我们用鲜血换来的成就。”

  作为周一早些时候所宣布计划的一部分,土耳其政府采取了提振市场流动性的措施,降低了对银行作为贷款抵押品必须存放在央行的里拉和美元金额要求。土耳其央行称,此举应该会帮助向金融系统注入约100亿里拉和90亿美元资金。

  但分析师表示,这些措施不会对里拉产生任何直接影响,因为没有缓解土耳其银行和公司债务高企这一核心担忧,他们还警告称,土耳其央行本身为渡过这场风暴所拥有的储备有限。

  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新兴市场债务投资组合经理Kevin Daly表示:“里拉直线下跌,目前为止宣布的措施根本不够。这在投资者中正助长负面情绪和失望。”

 土耳其里拉暴跌之下:全球市场紧张不安

  受到土耳其危机冲击,印尼、南非等其他严重依赖外国投资者的新兴市场受到波及。亚洲和欧洲股市下跌,但在随后的交易中跌势有所缓和。美国三大股指隔夜亦下跌。这场混乱冲击了南欧政府债券,10年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升至3%上方,创两个月来最高水平。

  土耳其的市场动荡不仅使新兴市场股市回吐7月涨幅,还使其估值降至2016年初以来最低。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12个月混合预期市盈率目前为10.8倍,低于二季度下跌后的水平。该指数本月下跌2%,年跌幅扩大至10%左右。

  外汇市场上,南非兰特兑美元周一一度重挫9.2%,刷新近两年低位,不过当日晚些时候跌势放缓。人民币逼近逾一年最低水平,在香港离岸市场上一度触及1美元兑人民币6.8911元。投资者纷纷涌向避险货币,瑞郎和日元均兑欧元走高。

  由于对西班牙、意大利和其它欧洲国家的银行在土耳其的曝险的担忧,欧元过去两个交易日遭受打击,对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感到不安也压低欧元。而自里拉危机爆发以来,美元持续上涨,周一基本持平。美元指数持稳于96.36,低于13个月高位的96.52。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驻纽约新兴市场策略部门副主管Sacha Tihanyi称,这完全是土耳其自己的问题,但引发了普遍的避险情绪,导致紧张的投资者对冲头寸风险,或者立刻抛售其他新兴市场资产,因为害怕危机扩散。

  目前,里拉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相关系数已升至一年高位:

  M&G Investments基金经理Claudia Calich称,土耳其政府迄今为止采取的措施“给我们留下了更多问题而非答案”。他称:“只要埃尔多安继续挑衅,向市场传递的信息就是错误的。”

  市场人士预计土耳其里拉将续跌!聚焦土央行下一步举措

  毫无疑问,土耳其里拉外汇评论正处于近些年来最严重的跌势之一,市场预计未来里拉还将进一步贬值,而接下来的焦点可能将转向土耳其央行是否会大幅升息以扭转里拉跌势。

  受政局、高额赤字、两位数通胀率和美国最新制裁措施困扰,里拉恐将创下2001年金融危机以来单日、单周和单月最大跌幅。

  现代里拉最大跌幅出现在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当时在大约六周内下跌36%。而去年9月前后开始的本轮跌势中里拉已累计下跌46%。除非未来几个月里拉出现大幅反弹,这将是其连续第六年下跌。按实质有效汇率(REER)衡量,里拉也是估值最低的主要新兴市场货币。

  从横向对比来看,里拉上周五13%的单日跌幅,已足以在新兴货币的历史上名列前五。

  目前期货、期权和衍生品市场依然对里拉仍亮起红灯。以波动率期权对冲未来一周里拉汇率大幅震荡风险的成上周五飙升至纪录高位。只有当汇率震荡幅度超出指定水平时,交易员才能实现获利。这预示波动将十分剧烈,不过既可能是上涨也可能是下跌。

  里拉一年期风险逆转指标目前处于2016年以来的高位。期限较短的一个月期风险逆转指标显示出更大的市场张力,而美元/里拉一年期远汇较美元/里拉现汇报价升水15%。

  在当前的混乱状况下,很难准确解读土耳其利率市场的信号,但目前看到的情况是,市场正在消化尝试大幅度升息止住里拉跌势的可能性。三个月“远期开始利率掉期”,即衡量货币市场预期三个月后进行三个月期限融资所付利率的指标,为23.8%,大大高于土耳其当前央行主要利率的17.75%水准。

  瑞银财富管理分析师Tilmann Kolb称,央行“可信度已经受损,因此他们必须玩大的”。“要升息约500个基点,或者更高,不能再是上次央行会议之前讨论的100个基点,这放到现在太少、太晚了。现在需要大幅度的。”

  土耳其紧急升息并不罕见。今年5月份曾升息300个基点。2014年1月也曾在一次午夜紧急会议上大幅升息,当时是在里拉10日内大跌逾7%之后。而那种跌势放到现在来看已是小巫见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