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由外汇网 > 

财长会议平淡收场 微薄成果恐难落实+外汇 交易

2020/3/29 18:27:07【】16:人次阅读

  本周一,为期两天的欧元区财长会在布鲁塞尔举行,就6月底召开的欧盟峰会决议实施细节展开磋商。按照计划,财长们将讨论希腊财政状况、研究塞浦路斯援助问题,并有可能就西班牙银行业救助计划达成“政治协议”。从欧元集团周二发表的声明来看,某些救助项目的时间表得以明确。具体而言,财长们将在7月20日最终批准西班牙银行业救助计划。对永久性救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直接注资银行的技术问题讨论将于9月开始,届时还会对塞浦路斯的全面救助方案展开讨论。此外,欧盟委员会预计9月初提交银行业监管机构草案。由于会议结果进展有限,欧元兑美元汇率继续在2年低点盘整。

  10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欧盟峰会成果的延续,尽管本次财长会在西班牙、塞浦路斯以及银行业注资等问题上做了相对具体的规定,但仔细分析后不难发现其中的“猫腻”。除西班牙救助计划有望在本月敲定以外,其余事项都推迟到了9月以后,且实施细则依旧模糊。根本原因在于,欧元区内部的政治分歧依然难以弥合。高盛集团欧洲首席经济学家休·皮尔在与本报记者连线时表示,由于太多问题待解,不要指望6月欧盟峰会能代表欧洲事态的重大转折,峰会决策只是在欧债治理的漫漫长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因此,落实峰会决策注定是相当漫长的过程。

  据美联社7月9日消息,欧元区财长们在会上就西班牙银行业救助谅解备忘录达成政治共识,计划7月20日就西班牙银行业救助达成正式协议,贷款最长期限为15年,平均期限为12年半。备忘录完成后,西班牙将立即得到300亿欧元的第一笔援金。法国财长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对这一结果表示欢迎,称直接动用ESM资金对西班牙银行业提供救助,无需通过主权担保,将有效缓解该地区银行业危外汇 交易机的紧张局势。此外,正如外界所预期的,欧元区财长们同意将西班牙实现减赤目标的期限延长一年。未作调整前,西班牙需在今年把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降至6.3%,2013年和2014年的赤字占比目标分别为4.5%和2.8%。有分析人士预计,为确保明年能够完成6.3%的减赤目标,西班牙政府可能将在未来几天内宣布更多的财政措施。

  “尽快落实对西班牙银行业救助计划是相当有必要的,因为近期频频走高的西班牙国债收益率表明,投资者对该国银行业危机的看法依旧悲观,欧盟峰会在该问题上的政治承诺并未起到实际效果。换言之,西班牙需要"灭火"。”丁纯表示。此前,外界一致认为峰会的一大超预期成果便是欧盟对西班牙等国的“特别照顾”,使其能在毫无附加紧缩条件的情况下得到救助资金。然而,快两个礼拜过去了,西班牙国债收益率依然徘徊在警戒线上下。本周一,该国国债在财长会前再度急剧上升,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9个基点,升破7%关口。3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创下历史新高。

  除西班牙救助协议的终极版本即将于本月20日敲定外,诸多事宜都一律拖延至9月后商议。丁纯认为,这反映出在危机救助问题上,欧元区成员国之间有待进一步协调立场,一些关键性分歧依然存在。事实上,在本次财长会议召开前,法国总统奥朗德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了会晤。尽管两国领导人都表达出保持良好双边关系的愿望,称这是将欧元区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的必要先决条件之一,但默克尔仍不失时机地重申德国在危机治理问题上的原则性立场,即严肃财政纪律的不可替代性。这让外界不免感叹,尽管德国在欧盟峰会上做了关键性让步,但德法联盟依旧“同床异梦”,欧元区各成员国之间也“各怀鬼胎”,协同行动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例如,各国在援助西班牙问题上就一直分歧不断。自欧盟峰会对西班牙银行业援助达成共识后,芬兰财长乌尔皮莱宁重申,芬兰反对欧盟在援助西班牙银行业行动中放弃优先债权人地位,要求西班牙对芬兰提供的援助给予抵押担保。与此同时,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表示,欧元区单一银行监管机构可能无法按期设立,该表态一度为西班牙银行业援助资金何时到位打上问号。据路透社报道,本周一,西班牙政府将与欧盟签署关于该国银行业救助的谅解备忘录,但因各国对贷款协议的具体内容还未达成一致,该问题已被推迟到两周后的下一次欧元区财长会议。

  “总体而言,本次欧元区财长峰会在落实欧盟夏季峰会的系列成果方面,并未取得太多进展。”丁纯表示,该结果并不意外,前阶段的峰会仅仅勾勒出了前进方向,诸多细节措施外汇 交易有待进一步磋商解决,未来欧债危机治理仍面临很多棘手问题。瑞银集团经济学家汪涛在评点欧盟峰会成果时曾提出未来的四大悬念,包括欧元区资金池是否够用,“优待”意西会否引发“多米诺效应”,统一银行业监管是否具备可行性,德国妥协的前提条件等。目前看来,四大悬念无一解除。休·皮尔也表示,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6月的欧盟峰会更像是欧元区在漫长的治理改革道路上前进了一步。但在可行性问题上,仅靠这些承诺还远远不够。但他还是对最终建立一个具有可行性的危机治理框架抱有信心,认为可行的治理框架在建立之初通常会被市场低估,但最终会获得认可。在谈到欧元区面临的短期挑战时,皮尔认为,由于缺乏更全面的解决方案,边缘国家经济活动可能备受打击,特别是在当前局面下,竞争力的恢复,公共财政的调整进程都将十分缓慢。

 

相关内容